当机器有了感晚会帷幕徐徐拉开情,人类是喜还是忧?

首页

2018-10-16

(图:DELCAN&COMPANY+JENUE)  10月29日消息据《MIT科技评论》报道,机器人越来越聪明,已经能够感知人类的情绪并做出适当回应,如此一来,机器有可能拥有某种类似人类情绪的功能。 然而这并不一定让它们变得更像人类。

  Octavia是一个外国建造的人形机器人,用于海军军舰上灭火。 Octavia能够做出多种面部表情,其丰富程度令人惊叹。   未启动时,它看起来与一个人形玩偶无异。 白色且光滑的脸庞,中间一个小小的鼻子。

塑胶眉毛像两道倒置的小舟,附着在前额之上。

  处于启动状态时,Octavia睁开双眼,丰富的情绪表现在脸上:理解什么事时会点头,睁大双眼、眉毛上扬来表现紧张,它也会将头歪向一边,双唇紧闭,就像人类在困惑时会做到那样。

甚至有时,它也会扬起单边眉毛,眼睛眯成缝,手指若有所思地敲击就像科幻电影中那些谋图造反的黑化机器人。

  最让人惊奇的地方还不是Octavia所掌握表情的丰富程度,而是它能够在与人互动中做出精准恰当的情绪反馈。 比如,看到一名队友出现在眼前,它会面露喜色。 如果队友给它下达一个出乎意料的命令,它也会表现出惊讶的样子。 当某人说的话让它难以理解时,您能从它的脸上看到困惑。

  做出恰当情绪反馈的前提是Octavia无时无刻不对周围环境进行大量的数据采集和运算。

它能看、能听,也能触摸。

使用双眼中的两部摄像机拍摄周围环境的视觉图像,分析画面中人物的面部、肤色和服装等特征。 使用身体里内置的四个麦克风和一个名为Sphinx的语音识别程序来探测人们的声音。

它还能够通过触摸感知25种不同的物体,开发者通过大量的移物训练让它掌握了这一技巧。 机器人的开发者美国海军AI应用研究中心表示,所有这些感知技能加起来让Octavia能够以与人类似的方式思考和行动。

  这是一个令人振奋的声明,但却不一定令人震惊。 我们对类人机器人已经习以为常。

在18世纪的法国,人们就已经制造出了会跳舞、计时和敲鼓的小机器人。

这么多年过去,一个机器人表现的更像人类似乎也是意料之内。   (Octavia能够传达丰富的表情,但事实证明,面部表情并非人类与机器人建立情感依附的必须项。

图:)  我们甚至对机器以人类对方式思考习以为常。

许多人们渴慕已久的超级认知能力比如战胜象棋大师、创作完美押韵的诗篇都已被电脑一一实现。

  然而,Octavia的行为恐惧时刻瞪大的双眼、迷惑时皱起的眉毛似乎要更进一步。

这意味着,除了能够像人类一般思考,它还能感受人类的情感。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海军AI中心智能系统部门主管格雷格·特拉夫顿(GregoryTrafton)表示,Octavia的情感表露只是它此时此刻思考状态的反应,目的是便于人们与之互动。 但思考和感受之间的界限并不总是那么容易辨析。 特拉夫顿也承认:人类的念头和情绪互不相同,但会互相影响,这点很清楚。 当机器变得足够聪明,能够拥有自己的感受,这背后意味着什么呢?  个性化的情感  开发者按照心智理论来设计Octavia,意味着它能预料到队友的心理状态并做出恰当回应。 若队友给Octavia下达一个出乎它意料的指令时,它在心中运行模拟程序,以推测队友的想法,推测为什么队友认为应当这么做。

当它把头歪向一边,同时皱起眉毛,就表示它正在心中苦苦思索,努力弄明白队友的想法。   Octavia并非根据情感模型编程,它的心智理论只是一个认知模式。

运行起来的效果很像人类的共情(empathy)这是所有人类感情中最受推崇的一种。   相比美国海军的Octavia,其他机器人制造者通常回避机器人的情绪智力问题。

以软银Robotics公司为例,公司当前正在出售的Pepper机器人是一个外形可爱的人形机器人。 产品介绍中声称该机器能够感受到人的情感,接下来还说道Pepper喜欢与您互动,Pepper期待了解您的口味、习惯,以及您是谁。

不过,尽管Pepper拥有识别人类情绪的能力,并能够报以微笑或表露伤心,但从没人声称Pepper真的能够感受到这些情感。   开发者要付出多少努力才敢说出这句话呢?要知道,对于情感所涉及的方方面面,我们自己尚未全部搞清楚。   近年来,心理学和神经科学上的革命性进展从根本上重新定义了情感这一概念,使之变得愈加难以解释。 以东北大学心理学家丽萨·巴瑞特(LisaFeldmanBarrett)为代表的学界认为,越来越清楚的是,由于所处的文化环境不同,不同社会中人们的情绪差异巨大。

甚至同一个人,经历不同处境时,前后情绪表现也会天差地别。

事实上,虽然我们同大多数人甚至是许多动物都有某些共同的情感比如快乐、不悦、激动和平静但我们有一些更加敏锐独到的情感,其多变程度远胜于寻常基准。

拿恐惧来说,恐惧是一个在文化上都认同的概念,但它在我们体内的运作方式却神秘莫测。 它可以由不同的物品引起,在不同人的大脑中有不同的发作方式,表现在脸上的表情亦各不相同。 人脑中不存在某个特定的恐惧中心或恐惧回路,正如没有标准的恐惧表情一样。 人们以各自不同的方式感受和表露恐惧,然后又在彼此的相处交流中,认识到彼此感受恐惧的方式。   当我们说到恐惧时,我们探讨的是一个广义的概念,而不只是大脑某个特定部位释放出的什么东西。

正如巴瑞特所说,情绪的构建少不了身体系统的参与。

既然一个感情都如此复杂,我们又如何能期望程序员用机器对人类情绪实现精准识别呢?  战地机器人  让机器人拥有情绪,除了技术挑战,还有道德困扰。 在军事应用场景中,这一问题尤其突出。

Octavia诞生的目的是取代人类士兵,被派遣到充满危险有时甚至是致命威胁的地方去执行任务。